whovian英

whovian

R雨:

[Kingsman: The Golden Circle]


一些观影脑洞,夹带大量哈蛋


最后一张想表达的是是我小小的倔强


试映会的观众一个也别想逃!还我梅老师!


lof一次只能发10张只能分两次发了




我早上忘记打tag了诶哈哈哈哈尴尬为什么没人提醒我(x

各种穿马路:

我想论证活着是件很有意思的事情,以一个病友的身份。



我小的时候,我妈常和我说的一句话是,“别人都这样,你怎么就不能呢。”
其实那时候我学习成绩很好,喜欢看书,会弹电子琴。但隔壁楼栋的小姑娘能做得更好。



后来同样的经历一次一次重演,最近的一次发生在两三年前,她说,“别人都不排斥相亲,你怎么就这么反常呢。”



我和她说,“妈妈,别人关我屁事。”



自打我开始以各种各样的事情和父母辈抗争——偶尔我也会聊起——发生过很多旁人听起来很酷,实际很彪的对话。



我妈妈最后一次逼我相亲的时候,我还没有停药。其实我非常能理解,她让我去做的动机是因为担心我以后老无所依,但是我还是和她说,“你这是想逼死我。死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我死给你看好了。”



这段事情只有我和她知道,在我所有关于抑郁症的日志里都没有提过,因为太不堪了,去威胁一个全心全意爱自己的人。



都说了我不是酷,我就是彪。



后来我妈就很少和我提这些,只是有时和她的姊妹长吁短叹一下。



“我女儿听话了这么多年,怎么突然就叛逆了呢?”



当然,她不会告诉任何人其实她女儿是个有些精神疾病的人。她对此事讳莫如深,又时时警惕我的异端,生怕我哪天自我了断她不知道。



很可怜了。她这么爱我,但我就像一口煮开的锅,她不能摸,我也不想她摸。



我为什么举这么个例子呢,其实不是感叹我妈,也不是给大家提供适龄女青年逃避传统社会责任的方法。我想说的是,这个世界上大多数的事情,根本不是别人做得来自己就一定能行,更不是别人过得不好自己就会感到好一点。



哪一天就算我站在二十三楼往下跳,十六楼闹离婚十二楼对酒浇愁八楼病得要死,那和我想不想死其实一点关系也没有。



会觉得别人过得不好,所以自己的那些遭遇就变得可以忍受,这是比“看到你过得不好我就开心了”还要不符合逻辑的逻辑。会这么想的人才是变态,我一直这么想。



痛苦和痛苦本身没有高下之分,痛苦就是痛苦。



一味的歌颂死亡,或者规避死亡也没有意义。


总有一天他会来,你倒是可以去选择提前的时间,自己想明白就好了。


鉴于迄今为止,几乎没有一条让我自己觉得能够完全想明白而不再推翻重来的真理。


我姑且推己及人,关于生和死的问题,肯定是想不明白了。


吃点巧克力,小姑娘,吃点巧克力。


但是活着还是件有意思的事情。


 人和人的交往就象相逢在黑暗的海上,所谓的理解不过是短暂时交汇的光亮。 



你脸上的光,柔软的汗毛,看见我时笑起来的双眼。



我知道我死时圣彼得不会称呼我的名字,但我也不关心我死后是否洪水滔天。



ironspider:

RDJ脸书发了这个

托尼斯塔克从“谁特么养了这个孩子”变成“我特么养了这个孩子”的速度比你说出“内衣宝宝”这词还快。

RDJ那个摊手的表情真是太搞笑了。¯\_(ツ)_/¯

Laurence Anyways:

Rofix:

山羽沥星域里最显眼的莫过于其主星。在星球形成的初期,一颗彗星穿透进了还未冷却的山羽沥,碎片伴随着行星的熔岩在冰冷的宇宙里冷却下来,形成了如今的羽山和沥山。当地居民无论在星球的任何地方都能看到其中一座山。山上建有起降跑道,宇航车辆爬完山坡后就直接进入太空了,无需任何火箭搭载。

Rofix:

布烙林的所有湖泊和海洋都在沸腾。这并没有影响到当地人的生活,因为布烙林极低的气压,水的沸点只是室温温度。永远在冒泡的水也给人们带来了很多欢乐,即使不费力游泳,咕噜噜的水泡也能把你托起来。

老相册:

从对面递过来鲜花的东德士兵

1989年,柏林

---

微信公众号:老相册


《鬼魅浮生》虚无主义的‘丧’文化

Chapter:

【我们尽一切所能让自己与世长存,我们一点一滴积累我们的遗产,或许整个世界都会铭记你,或者只有几个人记得你,但你都会尽你所能保证自己去世后还会对周围有影响。所以我们还在读这本书,我们还唱那首歌,孩子们都记得他们的父母和祖父母,每个人都有家谱,贝多芬有他的交响乐,我们也有,每个人都会继续听它,为了可预见的未来。但是,这时问题出现了,因为你们的孩子们会死去,孩子们的孩子们也会死,这样循环下去,然后地球就构造也会发生翻天覆地的转变,优胜美地公园会爆炸,西部板块会移动,海平面会上升,山脉会坍塌,百分之九十的人类会消失,一瞬间的事,这就是科学。活下来的人,会去地势更高的地方,社会秩序将消失,我们会退化成食腐动物和狩猎者,以及采集者,但是或许有个人,有个人某天哼着他们曾经熟知的旋律,这给所有人一线希望,人类濒临灭绝,但他们又撑了一段时间,因为有人听到有人在洞穴里哼着一段旋律,在他们的耳中呈现的物理现象,让他们感到了恐惧,饥饿,仇恨之外的情感,人类得以继续繁衍,文明重回正轨。现在,你想着要写完那本书,但它没法永世传承,因为不久后,地球会灭亡,在几十亿年后太阳会变成红巨星,最终会把地球整个吞噬掉,这是事实,可能到那时候,我们已经在另一个截然不同的星球上开店了,对我们有好处,也许到时候我们已经能把所有重要的东西都随身带走了,他们在那边有蒙娜丽莎的复制品,有人看着它,混合一点外星土和口水,画一幅新的,就这样继续下去,就算这样也无所谓,因为即使人类用某种形式把贝多芬的第九交响曲的录音带到了未来,未来也会陷入僵局,宇宙还会继续扩张,一切都会随之走向灭亡,你所奋力争取过的一切,你和地球另一端的陌生人所分享的一切,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也在跟另一个完全不同的星球上的来自未来的陌生人分享着,让你自鸣得意或者高人一等的一切,全部都烟消云散,这个维度中的每一个原子,都会轻而易举地被力分开,然后所有这些被分开的粒子会再次聚合,宇宙会将自己缩回成我们看都看不到的一个小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