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ovian英

whovian

Rofix:

这一次的虫洞驿站,我来聊聊我的故事。我本科毕业于UCLA(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Design, Media Arts专业。在成为设计师之前,因从小到大对科幻的热爱,我在大一选择了天体物理专业。在学习中,我逐渐对当代科学有了新的认识。那就是

我们可能不再是那个目标是星辰大海的物种了。

在工程院的飞船设计课上,已经白发的教授叹着气说,我们早就具备了前往火星并返回的能力,只是缺钱。联邦拨款也每年在减少,真希望能在自己有生之年看到人类登上火星。

从NASA的喷气实验室JPL邀请来的一个略微发福的亚裔工程师跟我们描述他们一家三口人按照火星时间生活的故事,他把时钟调慢,按照火星上的时间进行起床,睡觉,以及用餐。整个家庭把窗户遮住来防止阳光给大脑带来的干扰。就这样持续了一个月。在美国航天中心,有很多宇航员也在进行着同样的训练和生活。很多是适应当时的好奇号火星探测车发射项目,也有很多人已经准备好未来的火星之旅。

但是好像要等很久了。大众不关心,联邦也不关心,商业大亨也不关心。没有资金,这一切都是空谈。但我能看到教授和工程师都一直充满希望。他们告诉我们,“你瞧,Juno不也也快抵达木星了吗。我们一直在路上。”(Juno探测器在2016年8月已经成功飞临木星

毕业后,我看到了情况在变好,SpaceX的出现以及新的发射计划,都让人类成为太空文明更近一步。我也希望自己能让更多人重新获得对太空的热爱和好奇。关于我之后的故事,会和大家慢慢分享。

在梦成为现实之前,我们曾称之为科幻。

晚安,做个好梦。

Rofix:

九月的虫洞驿站,我想聊一下如何搞砸一切,如何把自己的人生变成眼前的虫洞一样,被吸进去永远无法逃离。

在我看来,一切时间点都可以翻盘回归到实现梦想的路上:无论是没考上好的高中,还是没进入喜欢的专业。但我一直没有说的是,这是建立在一个前提上。而我经历了太多身边人的悲剧,才发现这些悲剧的共同点。

我的朋友A考上了国内前几的大学,但进入了不喜欢的专业,父母也说,毕竟大学排名很前,读出来就算不喜欢,当老师也是可以的。于是A硬着头皮读完了四年。但因为没有兴趣,一直成绩很差,想着等到考研的时候,也许可以换个专业,一切重来。但是到了大四才发现,自己申请研究生也只能申请相同的专业——因为这是自己唯一有积累的领域。换专业考研意味着跟那些已经学了那个专业四年的其他同学竞争,怎么可能有胜算。但父母还是觉得研究生有必要,要么怎么能回来当老师呢?都读了四年,再读个两三年不也挺好。于是A又考上了本专业的研究生。研一后因为成绩太差而劝退,现在呆在家中。 

而B考上了一般的国内大学,进了不是很感冒的专业,但也不反感,毕竟也是热门学科。B小时候就一直喜欢音乐,也拿了一些乐器的等级证书。但是大学专业跟音乐没关系,自己也就放下了乐器,好好读书。四年的大学过去后,不错的成绩让他进入了市里面的银行,但一天一天枯燥的柜台生活让他疲惫,他想做音乐,做曲子,做震撼人心的电影原声。但是要想再申请音乐学院,没有作品集怎么行,银行压力这么大,怎么有时间做作品集,即使做了作品集,想要出国读音乐的话,现在申请也要后年才能入学了,而自己的年龄数了数,感觉这个险太难去冒。 

从表面上,这两个同学的问题都是出现在没进入自己喜欢的专业上。但实际的原因是:他们都没有在自己想做的事情上做积累。不论你进入了什么专业,如果你想做音乐,你就应该在课余做过不少歌曲,组个乐队,起码进入相关社团。如果你喜欢画画,就每天坚持画画,发在社交平台上,接一些活。如果你喜欢电影,就已经在学校里拍过不少微电影,甚至组织起了电影社团,等等。我身边现在在影视,音乐,艺术上毕业后蒸蒸日上的同学,都在校园里一直为自己的梦想付出努力:C创立了自己编剧工作室,D参加了中国说唱节目,E开始出专辑,F刚考上美国的顶尖艺术学院。巧合的是,这些人在大学都是经济/管理专业,跟艺术搭不上任何关系。 

这就是搞砸一切的方法,既不喜欢现在的处境,也不在自己想做的事情上做积累。 

其实你只需要三年

Rofix:

很多人认为实现理想最有挑战性的时机就像是电影里的高潮戏,到了职业的后半部分才随着成就的增加而到来。但事实上,一切事业最艰难的永远是最开始的一段时间,也就是原始积累。我把实现梦想比作发射火箭抵达月球,最艰难的是还在地球大气层内的那几分钟,主推进器和助推器共同使劲来突破地球重力和空气阻力。但一旦抵达太空,接下来的绕月和登月虽然还要花上四天多的时间,但基本上就是方向上的微调,无需太多能量,在真空下伴随着月球的引力抵达终点。


而冲破大气层就是我们的二十多岁的挑战,也是实现我们梦想最艰难的时间段。油管上知名主播Casey Neistat在抵达一千万粉丝的时候对观众说,“抵达一千万粉丝不比抵达一百万粉丝难,我只是重复做之前做的东西而已,抵达一百万也不比十万难,也不比一万粉丝难。事实上,抵达一万粉丝是最难的。” 事实上就是如此,一万粉丝就是所谓的大气层,你需要实验,试错,重复和坚持才能站稳脚跟,而一旦抵达了一万粉丝,之后的成就只是时间问题。


所以我一直不喜欢10000个小时定律,因为它说的是实现“终极梦想”,例如拿到奥运会金牌,拿到奥斯卡“,就像是抵达月球一样,要花近十年的时间持续的可以练习才能到达,时间之长太过于吓人了。但事实上,我们只需要三年的专注的刻意练习,就可以完成突破性成就,从而抵达通往梦想的顺畅轨道上。


什么是突破性成就?比如:


考上理想大学:清华,北大,哈佛,耶鲁


进入理想公司:腾讯,阿里,苹果,暴雪


进入理想专业领域:去迪士尼做动画,去好莱坞拍电影,名字出现在全球的电影末尾


强大的个人项目:一万粉丝的博客,十万用户的app,到处拿奖的毕设,999+的单曲


以上这些成就在学生看来都是天大的事,但在职业角度来看,都只是起点。它们都只是通往终极梦想的中转站。但一旦完成这个突破性成就,后面的路都可以很顺其自然的走下去。


好消息是,如果有三年极致专注的准备,这种成就是可以实现的,但坏消息是,必须专注,也不会比三年更短。不论你是打算出国还是高考,你都要在高一前要想清楚,然后奋不顾身的完成它。毕设、出专辑、经营个人品牌、积累应聘作品集、创业……都是一样。你们可能看到了我八万的粉丝量,一年前还是两万。但我抵达一万粉丝,整整用了三年的时间。


你不需要特别有耐心,但你这辈子至少要有三年耐心的时间。所谓的走弯路,不过是很多方向上都走了一两年。只要你还没突破大气层,稍微松懈,重力总会带你回到地面。

HistoricalPics:

虽然威尔第的歌剧经常会出现令人惊叹的舞台设计,但是,1999年,歌剧《化妆舞会》在奥地利的水上舞台设计还是让人张大了嘴。

HistoricalPics:

地球和她的卫星,人造卫星。—NASA绘制

Here_the_Echo:

我觉得博士会发现夏洛克有点傻,而夏洛克会认为博士非常蠢,所以两个人的见面可能会很有趣——Matt Smith

来源:INS-everything.sherlock